站内搜索
关键词
范围
半壁街中岁月长
作者:文学院 吕晓晴

  孔庙的西墙外是一条窄窄的长街,街东为孔庙,街西为居民住宅,故称“半壁街”。
  这一带树木茂盛。春天的时候,地上总是落了淡黄色的花朵,让人想起“簌簌衣巾落枣花”这句词。而夏天的时候,又是另一番风景。孔庙的西墙是用灰色的砖石砌成的,缝隙里住着喇叭花和毛毛草。苍松劲柏越过墙头,展示出它盘旋遒劲的枝干,再加上西侧的行道树伸展出的枝丫,和地上的青石板相映成趣,构建起“半壁街”独有的凉爽阴翳。
  我觉得在这儿做生意也是一种享受。但人们都要谋生活,既然卖不出东西,就渐渐都搬走了。现在少有人经过,寂静得不得了。美则美矣,但以其境过清,终归是落寞。但再往前追溯十年,景象截然不同。那时候一中在孔庙西华门西侧,学生、家长你来我往,熙熙攘攘。一到上学放学的时间,街上挤得水泄不通。
  一中对面是电影院。零六年的时候,很多单位都发了 《满城尽带黄金甲》的电影票,其实大家也不太清楚它到底讲了什么,但都兴高采烈地去了。我也跟着我妈、大姨、表姐去看,那天影院里人乌泱泱的,我却觉得意兴阑珊。因为我当时的年纪完全看不懂。之前一直断章取义,以为 《黄金甲》可能是个类似奥特曼的机器人动画片,结果大失所望。最后只记得电影里有个老皇帝裹着被子冲热水,我便断定他不太正常,可能脑子有些问题。余下的记忆,就是影院门口有一棵大树,树下常常坐着一个老太太,她总是靠在大冰柜旁边扇扇子,等人来买她那包着油纸的奶油雪糕。每次路过这儿我都想笑,学校对面建着电影院,到底是要学生 “好好学习”,还是 “及时行乐”啊。
  我仍然记得原来街上有一家名字叫“红女孩”的饰品店,我表姐从里面买过好多漂亮的小玩意儿。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个星星状的瓶子,里面装满了塑料管叠的各色星星。那时候我羡慕得很,瞟了一眼又一眼,到现在我还觉得很好看。还有一次我们一起出去吃饭,表姐脖子上戴了一个淡紫色的网状宽项圈,那是用半透明的尼龙线穿上细碎的玻璃珠编制成的。虽然用现在的眼光看有点老土,但那是当时的时尚风潮。饭还没吃完,她就急匆匆地走了,是要赶回家看电视剧《金粉世家》。
  这条街上,不只有我的回忆,更有我姐的青春年华。
  后来,一中挪到了春秋路,这条街开始迅速地萧索。再后来,电影院也搬走了。这条街彻底寂静下来。如今,老一中废弃已久的铁门紧闭着,门内荒草丛生。电影院改成了KTV,但没多久就关门了。现在也就剩下零星几家店铺撑着,一家“同福客栈”,一家“老张记煎包”,靠着来孔庙游玩的客人维持生意。那种车水马龙的景象一去不复返了。
  其实,不断变化的又岂止 “半壁街”这一处呢?市政府迁到别处,旧址上建起了香格里拉;华联逐渐沉寂,银座日益兴起。原来的高中换了校长,修改了作息时间。早晨闭着眼睛踩着七点的铃声晃进教室变成了现实。
  看着这些发展变化,我却有种莫名其妙的惆怅。想起来《神雕侠侣》中杨过在活死人墓拜师学艺的桥段:
  “杨过瞧着画上的祖师婆婆,问小龙女:‘祖师婆婆怎么这样年轻?’‘作画的时候年轻,以后就不年轻了。’以后就不年轻了。杨过没由来的一阵难过。”
  大概就同现在一样,沧海桑田、物换星移是谁也挡不住的吧,就是名噪一方、无所畏惧的侠女也会有老去的一天。将奈何?
  桃李春风一杯酒,依稀江湖夜雨十年灯。车马扬尘,旧事纷纷,半壁街中岁月长。
(文学院 吕晓晴)
特别推荐:
不论何人,只要推荐任意真实有效用户试用以下产品,将奖励100元人民币,若推荐单位成为VIP用户,将奖励其费用的10%给推荐者!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
联系电话:0635-8238367  邮箱:xb@lcu.edu.cn  
本网站刊登的信息均为聊城大学权所有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