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城大学校报电子版 - 第2期(2018年1月9日) - 第04版:第四版      语音播报
 

藏起来的爱

作者:文学院 任沭奇


  在我很小的时候,母亲就扮演着“严父”的角色,反而是温和的父亲给了我不少温暖。
  直到长大后,回首过往,我才明白,记忆中那个不苟言笑的母亲,在我不知不觉中,藏起了很多的爱。这些爱变了模样,却从未减少一分。
  感恩节那天,我拨通了家中的电话,一阵铃声后,电话中传来母亲的声音,她的嗓音沙哑,像台老旧的唱片机,发出阵阵轻颤。
  原来是感冒了。我不禁担忧起来,母亲的身体一直很健康,在我的记忆里,她生病的次数屈指可数,但每次生病又总比常人脆弱,那些打针吃药的事,在母亲身上总是不见效,令身边的人担心不已。
  我刚叮嘱了句注意身体,母亲便解释说:“我没事,别担心,在外面照顾好自己,好好学习,别想太多……”我的话一下子堵在了嗓子眼,上不来,下不去,哽着难受极了。
  母亲,你总是这样,“我没事,别担心”已经成了你的口头语。工作一天后,回到家,见到正在等待的我,你的第一句便是:“我没事,别担心。”切菜时,伤了手,面对匆忙寻找创可贴的我,你的解释永远是:“我没事,别担心。”现如今,远在他乡的女儿,带着思念与牵挂,询问病中的母亲,你的回答仍是那句:“我没事,别担心……”
  我的母亲啊,您这一句“我没事”,独自担下了多少苦痛啊,这让女儿情可以堪,何以为报啊!
  今日的我,虽不在母亲身边,但她给予的关心仍无形中伴我左右。
  从小到大,我都喜欢母亲做的腌菜。嫩生生的小黄瓜,切成条状,浸入调制的汤汁中,再撒上几勺自家炼的红油,一上桌,便能闻到香气。所以每当我离家时,到了一个新的环境,总跑到超市买上袋腌菜,但始终都不是母亲做的味道,我想,那就是独属于母亲的味道吧。
  有一次也是无意中和母亲说了想吃她做的腌菜,就是电话里的这一句话,变成了一周后我收到的一大袋家乡寄来的腌菜。抱着那袋母亲做的腌菜,我心中感动不已。
  是啊,在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里,没有改变的,是母亲隐忍的爱,就如那一句句“我没事”一样。遥隔千里的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让你担忧。谢谢你,我敬爱的母亲。
(文学院 任沭奇)

特别推荐:

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半壁街中岁月长
· 光影纪 本文包含图片
· 藏起来的爱
· 故乡情
· 往事
· 坠落的雪
· 轮回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