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城大学电子版 - 第15期(2018年5月15日) - 第04版:第四版      语音播报
 

我不是小偷

作者:环规学院 宋欣


  大马在瑟瑟秋风中独自回到村里。他依然穿着三年前的那套衣服,洗得发白的牛仔裤,白T恤。只是,这三年,是在监狱里度过的。
  大马还是想不明白包工头为什么要冤枉自己。三年前,他到城里打工,投奔已经是包工头的同村老乡。包工头请他吃饭,还带上了包养的 “小三儿”,颇有炫耀之意。席间,眼睛水汪汪的 “小三儿”直夸大马长得帅。可是饭后,包工头包里少了一万块钱,咬定是大马拿走的。大马不认,包工头就骂大马没爹的孩子没有教养。大马的爹是舍命救人的英雄,在他小时候牺牲了。大马当时气血翻涌,按捺不住,狠狠揍了他个半死。大马当时虽出了气,但也为此付出了沉痛的代价。服刑期间,老婆来过一次,是跟他协议离婚。大马一咬牙,签了字。自己母亲已经去世,儿子只能跟着老婆。
  乡亲还是乡亲。只是,慢慢的,大马感到乡亲们看他的眼神有丝不易察觉的异样。有时候,会有些影影绰绰的话传来:“都说老子英雄儿好汉,他怎么就不成器,偷钱坐大牢” “手脚不干净,老婆孩子都不跟他过了呢”……日子还得过。现在村里很快要拆迁了,大马祖传的土屋里也没有多少值钱的东西。大马只能每天去镇上民工聚集的街上,举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 “干各类杂活”。只是,进狱史如同标签一样紧紧粘着他,让他没办法找份像样的工作。还好,儿子的学校就在这条街尽头,每天能远远看到儿子上下学,那是他一天中最开心的事。
  那天,大马接了个大单子,等干完活拿了钱,买了零食和学习用具,躲在校门口绿化带后面,等着儿子,可是直到天黑也没见儿子出来。大马进去问,才知道儿子转学了。
  村子要拆迁了。在新居民楼盖好之前,国家给补贴让村民自行解决住宿。但没人愿意租房给进过监狱的大马。不得已,大马搬到了就近的大姨家。大姨六十多岁,嘴皮子能将活人说死,大马住进去,听了明里暗里不少风凉话。他权当没听见。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有一天,大马干完活回来,板凳还没有坐热,就看到大姨一家骂骂咧咧地过来了。等到他们来到了眼前,大马才听懂,大姨家少了两千块钱,怪到了自己身上。
  “没有没有,大姨你是看着我长大的,就不相信我吗?” “谁知道你进了监狱学了什么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为了钱进的监狱,你没钱,就看着我家有两个钱眼红……” “我不是小偷!”“你说不是就不是啊,你手脚不干净,还偷到亲戚家来了,我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摊上了你这么个亲戚……”“我真没拿你的钱。”“你说没有就没有啊,你见过谁承认过自己是小偷的……”
  这次,大马没有打人,而是离开了大姨家。后来,据说包工头身边的 “小三儿”换了一个,大姨的钱也在自家沙发缝找到了。新楼盖好后,大马也没回来,房子落在村委部。他去了哪里?没人在意。
(环规学院 宋欣)

特别推荐:

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谈沈复《浮生六记》
· 光影纪 本文包含图片
· 我不是小偷
· 近日
· 登广州塔忆旧
· 朦胧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