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关键词
范围
怪就怪男权社会
作者:文学院 黄春


  俞敏洪的话其实不是他的首创。原出处是一个德国人马丁杨克:“女人是一个国家的风向标,当女人追求知识时,这个国家是进步的。当女人崇尚自由时,这个国家是文明的。当女人崇拜金钱时,这个国家是腐朽的。当女人攀附权贵时,这个国家是堕落的。”此话本意是在强调婚姻与社会发展的关系。
  而提及婚姻与社会,不得不说恩格斯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恩格斯从母系氏族公社谈起,为什么那时候女人占有更高的社会地位,因为原始社会主要靠女人采集为生,吃肉只是偶尔。但是人类从采集游猎文明进入农耕文明时,男人的体力优势就凸显了。男人能够创造更多的价值,掌握更多的生产资料。人类历史也慢慢从母系氏族进入父系氏族。虽然经过近200年的妇女解放运动,女性地位得到了很大提高,但是仍然不得不承认,我们依旧处于男权社会。
  因此,在这样一个社会里,考量一个男人更多的是他的社会价值,而在男人话语权下批评女人,自然更重视她的自然价值。所以男人对配偶的要求更多是颜高、胸大、温柔贤惠;而女人对配偶的要求更多的是事业心、职业前途、未来发展等社会价值的评价。这也就解释了现在的一种社会现象:为什么女性会更多地选择“上迁婚”———即在选择配偶时,倾向于寻找社会价值优于自己的男性,也解释了为什么男性择偶更看重颜值与身材,为什么英雄难过美人关了。这其实是男女评价的双重标准,这标准的形成,既有女性的作用,也有男性的力量,且以男性方面为主,其背后是无形却强大的男权社会在起作用。是男权社会的价值观塑造了我们对男女关系的看法。
  所以,男人不要再说女性爱金钱、爱权势,找对象总找有钱有权的,从根本上说,这其实不怪他们,是男权社会的价值观赋予了他们对配偶的期待与要求,她们喜欢攀高枝,看不上你们其中的一些人,男人也只能说自作自受了。男权社会的这种对男女评价的双重标准不改变,女人还是会把美貌迷人作为参与社会合作的重要砝码,还是会看不上那些无能贫弱的窝囊男人们。那些“宁可坐在宝马上哭,也不愿骑着自行车笑”的女人,虽然丢了女人的脸,其实也是打了男人们的脸、打了男权社会的脸。是男权社会把她们塑造成了这个样子。
  鲁迅在《阿金》中的一段话:“我一向不相信昭君出塞会安汉,木兰从军就可以保隋;也不相信妲己亡殷,西施沼吴,杨妃乱唐的那种古老话。我以为在男权社会里,女人是决不会有这种力量的,兴亡的责任,都应该男的负。但向来男性的作者,大抵讲败亡的大罪,推在女性身上,这真是一钱不值的没有出息的男人。”女人是影响社会的一分子,男人也是。女人不是原因,只是传递链的一个显著环节而已。当我们的社会病时,不是某一类人可以独善其身,置身事外的。
特别推荐:
欢迎您推荐真实有效用户试用以下任意产品,将奖励人民币200元,若推荐用户成为VIP用户,将再次奖励其费用的10%给您!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
联系电话:0635-8238367  邮箱:xb@lcu.edu.cn  
本网站刊登的信息均为聊城大学权所有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