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关键词
范围
平等需要行动与坚持
作者:文学院任沭奇


  为什么俞敏洪的话能够引起如此大的社会反响?因为‘女性堕落’戳中了一个人们不愿承认的现实:中国的男女依然不平等。于是,“平等派”感到了侮辱,“差别派”受到了鼓励,公说公理,婆说婆理,口诛笔伐,你来我往,闹得一网喧腾。
  其实,在争取女性自由的道路上,一万句话也比不过现实中的一步行动。轰轰烈烈的网络骂战中,所有人都仿佛是正义的一方,高举着尊敬女性、维护女性权益的大旗,对俞敏洪大批特批。这里面有志之士,看到中国社会女性弱势的现状,希望通过这件事发出呼吁,引起更多人对女性问题的重视和反思。但是更多的是键盘侠、划水党,既不清楚具体事件,也不太明白什么是女权主义,就高喊着打倒性别歧视,狠狠地批判一番,实在是无聊可笑至极。
  尊重女性需要舆论的引导、大众的关注、政府的支持,但是如果仅仅把这次事件当做一个随时可以沉底的帖子,或是头脑一热的热议,顶上微博首页后,随着网络热潮的退却、关注点的转移而无人问津、不了了之的话,那么这就仅仅只是舆论的闹剧,没有持久的效用和改变现状的意义。
  要想改变现状,除却行动和坚持,别无他法。政府需要完善法规制度,媒体需要引导正确的社会思想,但更重要的是持久的努力甚至斗争。王小波在《我是哪一种女权主义》中说:“一个人的生活不能单纯地依赖社会保障,还要靠自身的努力,而且一个人得到的社会保障越多,自身的努力往往会越少。”西方女权主义批评依赖社会制度改变现状,她们认为,一昧的向社会寻求保障,也就承认了自己是一个弱者,因为保障不等于尊严。张雨绮批评俞敏洪不理解女性价值,不知道什么是平等的两性关系,是有一定道理的。因为她把女性价值定义为实现个人价值,而不是婚姻和家庭的附属品。在俞敏洪的话里,我们只能看见‘妻子’和‘母亲’两个代表女性的词汇,忽视了女性可以像男性一样,追求自己的人生目标,实现个人的梦想,凸显独特的社会价值。
  时代已经变了,围着锅碗瓢盆,哄着孩子婆婆,计算柴米油盐的女性已是过去,现代女性可以在职场竞争,可以在讲台上侃侃而谈、可以是一名律师、宇航员、政治家,她可以在任何职位显示个人魅力。
  男人和女人生来不同,但这种差异并不意味着某种人性比另一种人性更优越,也不意味着某种人性比另一种人性更高明。正如王小波所说“一个女孩子来到人间,应该像男孩一样,有权利寻求她所要的一切。”
联系电话:0635-8238660  邮箱:xb@lcu.edu.cn  
本网站刊登的信息均为聊城大学版权所有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 京ICP备1201943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