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关键词
范围
攒环儿
作者:侯世喜


  爷爷有手绝活儿———脱臼复位,村里人叫 “攒环儿”,大概是取了将分离两处的骨头攒聚一起的意思。
  哐哐的敲门声一响,就是攒环儿的人来了。爷爷通过敲门声能分辨出伤痛的程度:轻巧而间隔时间长的,爷爷慢慢踱出去;短促有力的,爷爷就小跑着出去。有时候铁门环都快被伤病者的家人拍嵌在木头门上了。每当病人千恩万谢走后,目送他们离开,我总盯着木门上新添的印迹发一会呆。若将这样一扇门留起来,让后人猜猜印迹的来由,应该是件很有意思的事。这样的一扇门,印着家风。
  爷爷给人攒环儿从不收钱,母亲有些经济头脑,多次劝爷爷收钱,熬制膏药的本钱总不能也自己出吧。爷爷不答应,感觉两盒烟一斤点心就不错了。有些着急的和抠唆的什么都不带,爷爷也不恼。
  曾有一个下巴脱臼的三天没吃饭了,爷爷给他托上去的时候,奶奶已经把下好的挂面端了上来。小孩儿一般都是胳膊脱臼,怕疼,一边攒着,爷爷一边挨骂,但还是笑着。赶上大人腰扭了的,爷爷跪在草席子上,浑身用力,两只大手揉搓搬弄好久,头上热气蒸腾。他努努嘴,我就上前把他的帽子摘了。多年之后读 《琵琶行》,读到那句 “轻拢慢捻抹复挑”,我就想起爷爷。
  黑乎乎的膏药趁热贴上,爷爷就抽烟。他73岁去世时,我五岁。爷爷被土葬在村南的岭上。我在送葬的队伍里拄着哭丧棒,跟着大人们缓缓前行,不哭不闹,脑子里全是爷爷攒完环儿后抽烟的样子。送葬的队伍很长,很多人我都不认识,又好像见过。毕竟,我不总在爷爷家呆着。
  五年前,老姥爷的坟迁到别处,听说他的骨头都全乎着呢。爷爷的坟三年前也迁了,没人告诉我爷爷的骨头还在不在,全不全;我虽没问,但也不担心。
  我们的职责是平整土地,而非焦虑时光。我们做三四月的事,在八九月自有答案。
联系电话:0635-8238660  邮箱:xb@lcu.edu.cn  
本网站刊登的信息均为聊城大学版权所有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 京ICP备1201943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