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城大学校报电子版 - 第36期(2017年11月14日) - 第06版:第六版      语音播报
 

比油腻更可怕的……

作者:唐山




  一篇《如何避免成为一个油腻的中年猥琐男》,引发了网络狂欢。相干不相干的人,均卷入到热议中。在这个崇尚“紧绷”的时代中,“油腻”走向贬义并不奇怪。这是“紧绷”们期待的胜利:借着“油腻”一词,被压抑在心底的年龄歧视,得以淋漓释放。
  其实,“油腻”也罢,“紧绷”也罢,皆为生命异态。
  “油腻”为何被污名化“油腻”一词其源甚早,似乎特别为小说家们钟爱。
  鲁迅在《药》中写道:“华老栓忽然坐起身,擦着火柴,点上遍身油腻的灯盏。”
  钱钟书则由灯及人,在《围城》中,他写道:“顾尔谦拍自己青布大褂胸脯上一片油腻道:‘我不穿西装的就不讲理?为什么旁人有竹榻睡,我没有?我不是照样付钱的?’”
  油腻、昏暗、愚昧、庸俗,老一代作家们谈起父辈,往往是这般口吻。
  对于想推翻旧秩序的人来说,最大的苦痛在于找不到敌手。大家都在远处观望,既不赞同,也不反对,埋头按既有的秩序前行。
  该如何刺痛旁观者们,并将他们拉到自己队伍中来呢?于是,他们“油腻”了,甚至连世界也因此变得“油腻”。正如老舍在《骆驼祥子》中所写:“河水没有多少水,可是长着不少的绿藻,像一条油腻的长绿的带子。”
  当“油腻”也成为一种恶,则自诩不“油腻”的人们就可以坦然地去“改天换地”“改造国民性”。
  在几代作者共同努力下,“油腻”成了罪大恶极,当我们对世界感到不满时,“油腻”便自动浮上心头。
  文字的困境在于,它注定要面对一批不太高尚的读者,静下心来和他们讲道理,效率实在太低,远不如一句“油腻”有杀伤力。总有一种文学会堕落成贴标签的事业,致力于不断用新词撩拨起人性恶。
  中年人为何被“油腻”?
  “油腻”本是一种生理缺陷,并无年龄之分,老年人、中年人、青年人皆有可能“油腻”,为何偏偏是“油腻中年”才能引起网络狂欢?
  原因很简单:现代社会存在着代际剥削的现象,中年人与青年人之间隐含着激烈的利益冲突。
  鲁迅先生曾说,没钱的要革命,有钱的要保守。其实,今天的中年人也曾是反叛者,并为自己赢得过“愤青”标签,他们当年所反对的,也是中年人。
  现代社会是这样建构的:作为孩子,天然被大人假定为幼稚,必须接受大人们的格式化,通过考试、背诵、写作业之类轮虐,才能获得成人世界的上岗证(一般叫毕业证书)。
  然而,真进入成人世界,青年人会惊讶地发现:对于考试、背诵、写作业之类,原来中年人完全不在行———他们参与了迫害计划,他们自己却置身事外。
  对青年人来说,即使拿到成人世界的上岗证,磨难也还没有终结。他们仍需向中年人们表演出足够的耐力、责任心、上进心等,他们的未来完全由中年人来决定。
  中年人是游戏规则的把持者,可他们又缺乏足够的智商与眼光,至少缺乏足够的激情,必然成为后来者的靶子。
  对于青年来说,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每个阶段都伴随着年龄歧视,他们是年龄歧视最大的受害者。这就难怪,他们不得不操起年龄歧视这一武器,恶狠狠地对中年吼上一句“油腻”。
  其实,他们也明白,理性批判是不足以改变“油腻”的,否定一个人的生理缺陷有何意义呢?但只要能表达出嫌弃,对“紧绷”们便已足够。在固化的世界中,他们注定无法胜利,那么让“油腻”们哑口无言,被动加入讨论中,他们就已经可以满足。
  “油腻”为何被扩大化?
  这种背叛游戏已重复数代,未来可能还会再传承数代。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体现出现代社会的结构性困境———在年龄剥削的背后,缺乏一个形而上的理由,一切只能靠“对你好”“为你着想”之类功利性借口维持,可作为虚拟的最大受益人,孩子们却不能参与评判,即使评判了,他们的意见也不会被重视,大人们会用“幼稚”“没出息”之类大词立刻将其封口。
  现代教育的差序结构正在批量制造着恶意,就算没有“油腻”,也还会有其它。
  值得注意的是,这恶意在不断扩大。
  在莫言笔下,“我爸爸”是猥琐的,但“我爷爷”还是光彩照人的。在那一代人心中,“杀死父亲”后,还需一个替代物,所以他们向往神话、奇迹、文化、清纯之类,他们拒绝的是父亲的权威与压迫,但父亲的遗产 (哪怕是猥琐的),他们依然要占有。
  可在今天,不仅中年人“油腻”了,连老年也成了“不是老人在变坏,而是坏人在变老”,新一代“紧绷”们背叛得更彻底、更干脆,甚至将父辈的蛛丝马迹也一并消除。
  新一代“紧绷”们的决绝可能来自两点:
  首先,他们所承受的压力远超前代,在功课、传统、规则的阻击下,他们的自我已薄如蝉翼。
  其次,前代已完成了对父亲的批判,后代已无再批判空间,要想从批判中获得自我,他们只有从扬弃走向嫌弃。
  谁在幕后操作“油腻”?
  面对时代大潮,自然是有人欢呼,有人忧虑,但比较麻烦的是,还会有人投机。率先大喊 “油腻”的,便可以 “油腻”批判者自居,从而把持话语权,使人无法再质疑其“油腻”。这样的戏份,不是标准中年人常见版吗?还有什么会比这更 “油腻”的呢?
  不论打天下还是守天下,至少有一点是相同的,他们愿意为自己所信的牺牲,但有的人则不同,他会根据场面强弱来回转换立场,永远立在潮头,假装在引领方向,这是最潇洒的姿态,没有成本,永远在消费别人。
  当青年人纷纷加入 “油腻”争论时,挑事的中年人可能正在仰天狂笑吧———他们其实早就知道争论的虚妄,也早知道热过之后一切都不会留下,除了让人们再一次想起他们。这不过是一次精明的炒作而已,认真了你就败了,还是不如散了吧。
  (原题为《比油腻更可怕的,是嘲笑油腻的恶意不断扩大》本文有删节 来源:豆瓣)
(唐山)

特别推荐:

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比油腻更可怕的…… 本文包含图片
· 三篇文学作品中的和尚 本文包含图片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