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关键词
范围
柿子熟了
作者:文学院 李娟


  有些记忆会慢慢搁浅,但有些味道带来的感受却历久弥新……记得不久前跟姥姥打电话,年近八十的姥姥问了一句:“家里柿子快熟了,我给你留着,你啥时候回来吃啊?”我愣了愣神,心里就像没熟透的柿子一样酸涩,一时说不出话来,听到电话那头的催促声,我赶忙答道:“过几天我就回去,回去看您。”
  姥姥家的柿子树,一到秋天,树上就挂满了沉甸甸的果实,多到来不及采摘,树下总有过早掉落的熟柿子,摔在地上。姥姥看了心疼,总是在柿子还没有完全熟透的时候就摘下来,放在小缸里,里面再放上一个苹果,没几天柿子就会变得软软的。这时候就可以吃了,撕开薄如蝉翼一般红色的表皮,轻轻地吸上一口,凉凉的,甜甜的,里面软软的籽嚼起来嘎吱嘎吱的,那味道沁入心脾,那感觉最是惬意。从小姥姥就最为疼爱我,最大、最甜、最好看的柿子总是被专门挑出来,成为我独享的美味,而这种专属于秋天的愉悦感也伴随了我整个童年。
  后来我长大了,离开姥姥,离开了那棵让我心心念念的柿子树,时间长了也就忘了那棵树上柿子的味道。但我依然喜爱柿子,吃过不同种类的柿子,也吃过柿子做的各色小吃,但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姥姥也试着给我寄过柿子,但路途遥远,柿子到的时候大多已经坏了,黄灿灿的汁水流在被包裹了一层又一层的快递箱上,让人看得心里更失落。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去一个三年级的小姑娘家里辅导作业,在那里看见了码得整整齐齐的一排柿子,柿子明黄而新鲜,跟姥姥家的柿子很像,不禁多看了几眼。可能是那些柿子勾起了对姥姥的想念,我走的时候把东西忘在了小姑娘家里,等我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是几天后的下午了。那天,秋风吹着,很凉也很萧瑟。我匆匆忙忙地赶过去,说明来意之后,小姑娘的爸爸热情留我吃饭。也许是一个人在外面生活久了,突然感到家的温暖,竟然有些不知所措。当我告别,准备开门离开时,小姑娘的爸爸叫住我,塞给我几个柿子,说:“孩子的奶奶刚送来的,快尝尝,可甜了。”那柿子,跟姥姥家的柿子很像很像……回到宿舍,我怀着虔诚的心情端详了那几个柿子,又大又圆的柿子穿着黄澄澄的衣裳,晶莹剔透,软得让人不敢用力触碰。我小心剥开外皮,金黄色甜浆立马涌了出来,甜糯爽口,是一碗浑然天成的甜羹。
  没错,跟姥姥家的柿子味道是一样的,不过又好像多了些什么。我想,相同的是,都包含着一个长辈的关爱;不同的是,这里面掺杂了远在他乡的我吃到久违味道的惊喜,感受到善意的感动,对姥姥无比想念之情的缓解……这时,我眼前好像出现了一幅场景:红彤彤的柿子挂在枝头,随风微动,就像我思念家乡的心一样,微微地晃动。干枯的树叶、野草沙沙作响,我甚至依稀听到姥姥在低语,一家人团聚的情形就在眼前。
  那天吃过的柿子啊,甚是让人心甜。
  老家的柿子树啊,甚是让人想念。
(文学院 李娟)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诚邀高校学子,推广下列产品,每推广一个用户试用任意产品达三个月,奖励100元,凡成为VIP用户,将收到费用的10%奖励给您!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
联系电话:0635-8238367  邮箱:xb@lcu.edu.cn  
本网站刊登的信息均为聊城大学权所有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