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城大学校报电子版 - 第2期(2018年1月9日) - 第04版:第四版      语音播报
 

故乡情

作者:筱友


  我快步顺着河崖走下去,来到了河岸,终于又一次靠近了这条还停留在童年记忆中的河流。
  因为是在枯水期,横在我面前的只是一条干涸的河床,像一个重症折磨下瘦骨嶙峋的老人的病体。风吹得紧些,听来像她沉重的叹息。大片裸露的石块凌乱地散插在各处,像猛兽的爪牙,峭楞楞地刺向天空,令人感到触目惊心。河上那座小桥向来简陋,打我记事儿起便是几块钢筋水泥板而已,从这头到那头,不过几步路的距离,而现在,中间的那两块桥板已经拦腰断裂,直插入桥底的河床,裸露着早已锈迹斑驳的钢筋,冰冷得刺眼。
  我对这条河,曾经是多么熟悉啊!那时尚不满十岁,夏日午后,便和更年幼的弟弟朝爷爷叫嚷着要去河里洗澡。一老二小来到河边,瞅瞅四下无人,脱了衣服就下水。爷爷总是游得略远一点,一旦我们朝他靠拢,他便厉声呵止:停下!不能再往里了!我探探头,瞅一眼河崖上青翠的树木,湛蓝澄澈的天空,听一听轻声细语的流水声,还有远处传来的蝉鸣。泡在清凉凉的河水里,那感觉真是说不出的畅快自在。现在再去回想那个场景,除了戏耍的热闹,更多的是一种人与自然亲密无间的熨帖。
  想到河水,我便想到了雨水。童年时,家里的那座老房子一到夏天雨水充沛的时候,屋顶便会漏雨。每当这时,我总是颠颠儿地端个脸盆放在下面,拿个马扎儿坐在一旁,托着腮帮子,听那雨声一滴滴敲打脸盆的声音。那声音真的很特别,从一开始敲打空盆时的响亮清脆,到雨水渐渐多起来时的黏着的柔和、梦幻,我能很清楚地听出声音不同的层次和节奏。有时抬抬头,眼看着房梁上的雨水掉落下来,落到盆里,溅起一些小水花儿,确实给我一种独特的感受。每到这个时候,妈妈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便是:你怎么不知道愁呢!现在想来,这句话真的让我有种落泪的冲动。是啊,屋破偏逢连阴雨,这要是现在,该是多么愁苦的一件事,可作为孩子的我是想不了那么多的。那时我就是一个人稳稳地坐在那里听雨,听得入神,听得惬意……风刮起来了,眼前的河床更加荒凉。这种荒凉一直从河对岸延伸到我脚下的枯黄的草丛,最后延伸到我的心里。可我不能对这条河失望,它毕竟承载了我太多的感情与记忆。故乡的河,再残破,也需要一直守望着。将来,或许我会离开故土,四处奔波,然而这条河必定会永远流淌在心里,与我血脉相连。
(筱友)

特别推荐:

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半壁街中岁月长
· 光影纪 本文包含图片
· 藏起来的爱
· 故乡情
· 往事
· 坠落的雪
· 轮回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