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关键词
范围
秋夜
作者:文学院 王楠


  有生之年,我真真切切地感受了两个地方的秋夜。一个是胶州的,一个是东昌府区的。
  胶州的秋夜,很亮。那月亮,弯时似勾,圆时似盘,明晃晃地挂在天上。月光清如水,泼洒在地上。被月光洗涤过的大地一片空灵祥和。小时候,在初秋的月夜,我总会和父亲爬到房顶上,沐浴着柔和的月光,猜字谜,说笑话,聊心事。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之间产生了“隔阂”。 我总是向他提出一些在他看来是无理的要求,我们每次都会为这些事发生争吵,而退让的总是父亲。争吵,有一段时间成了我们沟通的唯一方式。然而,在那个秋天的晚上,我和父亲的关系又有了转机。
  那一晚,我和父亲又吵了一架,原因还是一样,但这次比原来要激烈许多,父亲改变了以往妥协的态度,重重地给了我一巴掌。这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委屈的泪水涌出眼眶,我气恼地跑出了家门。
  已是傍晚时分,四周弥漫着黑暗。我独自走在乡间小路上,偶尔会听到远处传来的凄凉的狗叫声,心情不免紧张了起来。我向身后望去,什么人也没有,心里有些着急,放慢了脚步继续前进。
  秋风很凉,吹在身上冷飕飕的,我不禁打了个冷战。苍白的月亮周围闪烁着几点星星,清冷的光照在小路上,白花花的;田边那些光秃秃的坟头,一片阴森。我不禁回头仔细地寻了寻,还是什么也没望见,心情更加沮丧和焦急,脚步不自觉地又慢了下来。
  冷风依旧无情地吹打着衣衫单薄的我,我艰难地拖着沉重的脚步缓缓前行。前方的路没有尽头,黑夜也没有尽头。回想起我和父亲争吵的情景,悔恨、焦急和恐惧掺杂的泪水又跑出了我的眼眶。我再也无法前进了,定住了脚步,再次回头寻找,终于,找到了!那是一束微弱的手电筒的光,我知道是父亲来找我了。那束光缓缓地朝我这边来了,我不再感到害怕了,等到父亲离我较近了,我故意大声咳嗽起来,吸引他的注意,等他到了我身边几步之遥的地方,我便佯装要跑,父亲快步上前一把将我紧紧地拽住。我轻轻挣扎了一下,便不再动弹,轻声抽泣起来。
  父亲见我不再挣扎,快速脱下了身上的大衣给我披上,抓住我的手,说“走,回家”!话语铿锵有力又不乏温馨。他拉着我走在回家的路。寒风阵阵袭来,父亲握我的手更紧了,我感到一阵温暖;天似乎更黑了,而我的心却变得明亮了,父亲嘴角也悄悄地露出了微笑……这次离家出走之后,我们的态度有了很大变化,商量代替了争吵。
  东昌府区的秋夜,很暖。夜幕来临,朦胧的星眼撩动着我们的心弦。夜,静悄悄的,黑灰色的天际格外神秘。晚风轻吹,带来阵阵桂花香,沁人心脾,就像一床巨大的棉被,裹住了喧闹不息的小城,繁复的世界变得简洁、纯净。在聊大,我的秋夜是和ta一起度过的。
  有时候,ta是我的书友。要是赶上我们俩都有时间,便会相约一起去图书馆。迈着轻快的步伐,哼着小曲,到自己心仪的书前,轻轻地抽出书,席地坐在书架前,在那里静静地享受。时间伴着书香气流呀流,差不多到了十点,图书馆里的人儿也差不多陆续离开,我们总会跟在人潮最后面往外走,耳之所闻,都是人儿谈论商议的声音。“腹有诗书气自华”,他们身上充溢着畅游知识海洋的喜悦。离馆的人儿,有的两两相伴,互相依偎着前行,有的独自一个人慢慢踱着。秋风撩动这我们的衣裳,吹在身上,轻轻柔柔的。我们一路嬉戏,就像是不知苦恼的儿童一般,在图书馆的路上留下阵阵银铃般的笑声……有时候,ta是我的工作伙伴。在电视台,晚上出去拍片子是常有的事情,而在秋天晚上拍就更显得有几分意境了。摄像机,三脚架,话筒,在台里整装好,两两结伴坐电动车出发。这个时间,大都是上晚自习的时候,道上只有七七八八零星的人儿,我们骑着小“电驴”,在秋风中颇显潇洒。要是电动车恰好停在树边,就会有风儿吹醒熟睡的树叶,摇啊摇的落下来,颇有些飘飘然的味道。要是有人经过,定会在心里想,这些人可是真是年轻呀!在明晃晃的月下,几个傻里傻气却又充满活力的年轻人的影。
  夜渐渐睡去,安静得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偎依在这氤氲的秋夜里,静静地细数从指缝间逃去的日子。感恩这次机会,让我回想起,有无数个秋,没来得及细细品味,便在匆匆的步履中走失,如落英般零落。青春,渐去渐远,如夜空中散淡的星光,忽明忽灭。
(文学院 王楠)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诚邀高校学子,推广下列产品,每推广一个用户试用任意产品达三个月,奖励100元,凡成为VIP用户,将收到费用的10%奖励给您!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
联系电话:0635-8238367  邮箱:xb@lcu.edu.cn  
本网站刊登的信息均为聊城大学权所有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