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关键词
范围
此心安处
作者:建筑工程学院 王海铭


  那天北方小年,我在他乡考试。
  “过年的仪式感,是对故乡深深的眷恋。”
  前一天晚上从微信公众号上看到这句话,我内心仿佛突然被什么击中———对,对!就是这种感觉!
  这些年国家的发展使得乡村变化巨大,环保与安全观念深入人心,过年时最显著的变化就是大街小巷逐年减少的烟花爆竹。前几年回家祭祖的时候正逢邻居家鞭炮齐鸣,一阵轻风把火药味送来。弟弟突然说,这个年终于有些年味了。
  年味?我还在思索什么是年味,他又接着说:噢,难不成年味就是鞭炮的气味?
  我呼吸着弥漫着烟火味的空气,看着爸爸摆放的祭祖饭菜。十四五岁的少年,思考不出什么是“年味”。想必“年味”“思乡”诸如此类感觉都需要足够的资历来开启吧。
  然而那句话却启示了我:与其说我们在苦苦寻找年味,倒不如说是开启一条寻根之旅。哪一天我们抵达故乡,也就无所谓年味,因为家便是归处。
  只是,好难啊———这条寻根之路走的好艰难啊。我想,困难不在于路途遥远,而在于我们迷失了方向。有的人尚且记得回家的路,记得故乡的模样;可对于有的人来说,即便有加勒比海盗杰克船长神奇的罗盘,也找不到心中的故乡。
  至于我,也一直在回避这个话题,在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自己尚未愈合的伤口。
  腊月二十三,不仅是北方小年,还是奶奶的生日。可是,今年冬至那天晚上,奶奶安详地走了。
  电视剧中那些悲痛欲绝的嚎啕和晕厥都是骗人的。奶奶走的那一刻我的脑海中只是一片空白,灵魂仿佛缺少了一块,再不完整。到现在我都说不清当时的感受,只是知道奶奶出殡的那一天我的眼泪如不绝的泉水,无法停止。
  从那一刻起,我就感觉,我的归属正在离我远去。
  我读再多的书,学再多的知识,在她离去的那一刻,我却还是那么无能为力。
  年三十,爸爸妈妈在忙活着包饺子做年夜饭,弟弟忙着擦桌子扫地。长大了的我们早就不再吵闹着让爸爸带我们去买鞭炮,我忍着“伤痛的危险”记录今年及日后的安详,在跨向新年的那一刻问候奶奶:
  您好吗?
  我们一切安好。
(建筑工程学院 王海铭)
特别推荐:
欢迎您推荐真实有效用户试用以下任意产品,将奖励人民币200元,若推荐用户成为VIP用户,将再次奖励其费用的10%给您!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
联系电话:0635-8238367  邮箱:xb@lcu.edu.cn  
本网站刊登的信息均为聊城大学权所有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