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城大学电子版 - 第6期(2018年3月13日) - 第08版:第八版      语音播报
 

此心安处

作者:建筑工程学院 王海铭


  那天北方小年,我在他乡考试。
  “过年的仪式感,是对故乡深深的眷恋。”
  前一天晚上从微信公众号上看到这句话,我内心仿佛突然被什么击中———对,对!就是这种感觉!
  这些年国家的发展使得乡村变化巨大,环保与安全观念深入人心,过年时最显著的变化就是大街小巷逐年减少的烟花爆竹。前几年回家祭祖的时候正逢邻居家鞭炮齐鸣,一阵轻风把火药味送来。弟弟突然说,这个年终于有些年味了。
  年味?我还在思索什么是年味,他又接着说:噢,难不成年味就是鞭炮的气味?
  我呼吸着弥漫着烟火味的空气,看着爸爸摆放的祭祖饭菜。十四五岁的少年,思考不出什么是“年味”。想必“年味”“思乡”诸如此类感觉都需要足够的资历来开启吧。
  然而那句话却启示了我:与其说我们在苦苦寻找年味,倒不如说是开启一条寻根之旅。哪一天我们抵达故乡,也就无所谓年味,因为家便是归处。
  只是,好难啊———这条寻根之路走的好艰难啊。我想,困难不在于路途遥远,而在于我们迷失了方向。有的人尚且记得回家的路,记得故乡的模样;可对于有的人来说,即便有加勒比海盗杰克船长神奇的罗盘,也找不到心中的故乡。
  至于我,也一直在回避这个话题,在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自己尚未愈合的伤口。
  腊月二十三,不仅是北方小年,还是奶奶的生日。可是,今年冬至那天晚上,奶奶安详地走了。
  电视剧中那些悲痛欲绝的嚎啕和晕厥都是骗人的。奶奶走的那一刻我的脑海中只是一片空白,灵魂仿佛缺少了一块,再不完整。到现在我都说不清当时的感受,只是知道奶奶出殡的那一天我的眼泪如不绝的泉水,无法停止。
  从那一刻起,我就感觉,我的归属正在离我远去。
  我读再多的书,学再多的知识,在她离去的那一刻,我却还是那么无能为力。
  年三十,爸爸妈妈在忙活着包饺子做年夜饭,弟弟忙着擦桌子扫地。长大了的我们早就不再吵闹着让爸爸带我们去买鞭炮,我忍着“伤痛的危险”记录今年及日后的安详,在跨向新年的那一刻问候奶奶:
  您好吗?
  我们一切安好。
(建筑工程学院 王海铭)

特别推荐:

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光影纪 本文包含图片
· 此心安处
· 母亲啊
· 木棉
· 兼职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