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关键词
范围
木棉
作者:文学院 黄飞


  童年记忆中的那棵木棉,如今还安静地在岁月里荣枯。它扎根在一个旧园子里,一年又一年。在很漫长的一段时日,我一次次望向木棉坚强的身影,抬头仰望它的伟岸。随着年岁渐长,我越发感知它饱经风雨,生命厚重,一年四季都有它的风情。
  春日晴和的午后,走过旧园子,一路姹紫嫣红,但我还是一眼瞧见那棵木棉。沉寂了整个冬季,木棉绽放出了最明艳的色彩。红如火焰的花朵压满枝头,在三月的暖风中摇曳。待四月南风过境,一番风雨消磨之后,木棉花瓣飘落满地,花蕊细细碎碎地铺在绿草上。如此景象,我不由得想,生命是什么呢?因有所牺牲而美,因有所承载而厚重。这是木棉的生命,英雄的宿命。人呢,世间诸行无常,有时候真不知如何自处。正如木心先生所说:“生命是什么?生命是时时刻刻不知如何是好。”在这明朗的春天,万物又回到人间了。木棉树下儿童在嬉闹,野猫在昏睡。那棵木棉树,在春末就用枝条向路人挥手。我仿佛听见遥远的那声告别:“再见……明年再见。”而地上那抹火红,是“英雄”洒了一地的热血。
  五月刚至,溽夏很快来临,木棉树的枝条上绿叶浓荫。树干上的苔藓,浅浅的青色,像人的青春初开,想成年又未成年,懵懂,青涩。此时的天气闷热潮湿,而木棉树下,那一片阴凉,无论燥热还是冲动,都被蓬勃向上的气息遮挡了。在某个午后,盛夏的暴风雨如约而至,乌云密布的天空,电闪雷鸣发出轰轰声响。那是最好的年华,摇曳在青春枝头,还没有兵荒马乱的过去,并不觉这种天气不适。如今每每回忆往事,终究多了些压抑着的沉重,仿佛那棵木棉,在岁月中的深沉叹息。它那粗砺嶙峋的树皮,渐渐苍老了。我远远地望见那棵木棉树在雨幕中模糊,仿佛雨中什么都在被冲刷,被翻新。
  “热夏你归来听蝉,再游于北方知寒。沿途不枉为少年,终有个结局圆满”。九月将尽,喧闹的夏天远了,旧园的木棉树上,再没有蝉鸣。木棉树上那些落叶的金黄,是成熟的色彩,秋风乍起,落叶满地,又是过了一季。
  “你看秋月温柔撕破了花瓣,却只为迎着暮冬大雪纷飞时贪玩。”北风呼呼的腊月,木棉树仍旧高大挺拔,在寒风中积聚着新生的力量。它也许在等待着春天,厚积薄发,开出那一树火红的花朵。
  四季轮转,生命如虹。我在木棉镌刻的年轮里回忆,感念世间这一场相逢。
(文学院 黄飞)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诚邀高校学子,推广下列产品,每推广一个用户试用任意产品达三个月,奖励50元,凡成为VIP用户,将收到费用的10%奖励给您!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

联系电话:0635-8238367  邮箱:xb@lcu.edu.cn  
本网站刊登的信息均为聊城大学权所有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