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关键词
范围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谈沈复《浮生六记》
作者:杨孟丹

  《浮生六记》是沈复自传体散文。沈复,生于1763年,卒于1832年,字三白,号梅逸,长洲 (今江苏苏州),清代杰出的文学家。他生于姑苏城南沧浪亭畔士族文人之家,没有参加过科举考试,曾以卖画维持生计,十九岁入幕,此后四十余年流转于全国各地。
  《浮生六记》现只存四记:闺房记乐,闲情记趣,坎坷记愁,浪游记快。闺房记乐写了与夫人芸娘举案齐眉、情趣相投的生活点滴;闲情记趣描述了生活中的一些逸致、趣闻;坎坷记愁写了年少奔波、困顿的愁苦;浪游记快则是介绍了所访名山胜景的姿色。此四记并不是按时间顺序谋篇布局,而是将一生经历与体悟归纳为四个方面,所以书中每一记,时间、人物、事件偶有穿插重复。
  他年少娶得心上人,与夫人芸娘情趣相投,苦于家道中落,自己并无上达的好出路,便奔波各地,以幕僚、旅商为生,于芜杂尘世中享人生之乐。生活诸多琐事写于笔端,文笔朴实,不加华丽之辞,叙述语言有时缺乏组织、锤炼,但不妨碍我们透过《浮生六记》去了解清代年间平凡人的生活常态,洞悉清代人文习俗、时代风貌。
  文中多处描写嫁娶、酒令、结拜、游玩等等习俗,沈复作为弟弟送姐姐出嫁,其本人正月二十二结婚,鬼节迎芸娘,喝酒行令,姐妹兄弟结拜......市井味道极浓厚。跟现在生活习俗对照,内容稍有不同,但形式无差,令人感慨世俗文化传承力量之巨大。
  《浮生六记》许多小细节引人关注。沈复为芸娘披衣整袖必连声道 “得罪”,可见夫妻伉俪情深,也不能逾越男尊女卑;沈复的父亲误会了芸娘,便能一纸书信休人,可见清代大家庭中,一家之长的权威;芸娘想去亭中观景,都需女扮男装,可见闺阁女子的天地实在囿于深堂......虽然沈复招妓喜儿,怕被缠身显薄情,芸娘设计为公公纳妾,为沈复寻觅佳人。今人视之古板、迂腐,古人却视之等闲。不禁遥想:200多年后,后人会不会嘲笑我们有些迂腐和愚昧呢?
  再看沈复穷困潦倒时典当物品、窘迫度日;人生得意时纵马言欢、花天酒地;遇知己时笑逐颜开,与人不合时决然离去;经历生老病死,看遍世间百态......这就是作为人的真实。士族之家的男儿度日都如此艰难,处在社会更底层的人必是数倍艰辛与不易。同一时期的曹雪芹,在长篇小说 《红楼梦》中,对贾府庭院奢华、服饰华美、饮食精致的铺张繁叙,让我们看到了不一样的人生图景。王宫权贵与坊间平民的生活,真有天上人间的差距。
  古往今来,多少人努力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痕迹,文人墨客诉诸笔墨,帝王选择牢不可破的金石。数十年的存在,对宇宙而言极为渺小,对自身而言就是全部。当我们一遍一遍不断问寻生命的意义与价值,不妨看一看历史,看一看古人,希望、失望、富贵、贫穷、豁达、狭隘、平淡、传奇、追寻、安逸……都能成为过去。看多了,也就能明白,浮生虽若梦,为欢更几何,这欢乐与情趣,无关乎他人,更在于自己。
(杨孟丹)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诚邀高校学子,推广下列产品,每推广一个用户试用任意产品达三个月,奖励100元,凡成为VIP用户,将收到费用的10%奖励给您!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
联系电话:0635-8238367  邮箱:xb@lcu.edu.cn  
本网站刊登的信息均为聊城大学权所有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